时间:2018-10-21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佚名
褪去衣衫,我看到了子玫肩上那朵艳丽,怒放的玫瑰,她回身跟我笑,那是一种怎样的笑啊?凄美?绝望?还是诀别?!(1)那一年,子玫来找过我。那一年之后,子玫再无音信。有人说,往往你最信任的人就是背叛你最彻底的人,很多人都说过,我却从没当真过。因为我一直坚信我跟子玫的友谊坚不可摧,牢不可破。我们不分彼此,我们无话不谈,我们是除了老公不能共用,其余什么都可共享的好姐妹,铁姊妹。一切的暗潮涌动,别人都看到了,只有我丝毫未曾察觉。那天,店里小姑娘神秘兮兮告诉我:姐,有人看到我哥跟子玫姐在金伯利买东西。员工口中的“我哥”是我最不齿提起来的,他现在在我心里就是一垃圾,想起来就倒胃口。我希望后半生都不要再提起这个男人的名字,龌龊,下流,卑鄙,阴险都不足以形容他的人品,他也没什么人品可言。我不恨他害了我,真的,早看清他的丑恶面目未尝不是好事一件,问题是,他不单单是害了我。员工跟我讲的第二天,子玫来店里找我,颈上戴了一天金项链,问她,她若无其事,说过生日朋友送的,我冷笑:你哪个朋友这么大方?真是羡慕。又过了几天,子玫说去外地玩几天,那个男人也在子玫走之后,借口要做市场调查随了去,我没问。再后来,房东姨姨告诉我,见子玫跟那个男人大白天从我住的房子走出来,我还是没问。再再后来,子玫老公打再见你老公勾引我老婆,小心他的狗腿子!我听了,一笑了之,我已经不想问了。不是不崩溃,是不敢崩溃,不能崩溃,否则,我的面子,我的尊严何以立足,放置何处?(2)那个男人借口去外地做生意,自此消失,死活不知,但愿他死了,死了最好。没多久,子玫也卷走了家里所有的存款,不知去向。我的不动声色,我的侥幸揣测,我的极力隐忍被子玫活生生给剥了开来,想不疼都难,想不恨都难啊。子玫走的那天是情人节,是阴历初六吧,别人都还沉浸在过年的喜庆中,而我跟子玫的老公却在拼命找子玫。那年,两家人不像在过年,倒像在发丧。情人节那天下午,雪下的很大,但是却挡不住满街的醉人的花香,空气里嗅到的都是玫瑰的旖旎风情。我在门前扫雪,雪花依旧妩媚的飘着,舞着,旋着,很洁白的样子,而我看到的却是肮脏,肮脏的东西,肮脏的灵魂。泪一滴一滴落下来,融入雪中就不见了,有行人路过,看我一眼,匆匆走了。是的,这个世界每天都在上演着这些爱恨情仇,为爱所伤,为情疯狂,大家都习惯了,麻木了,谁还会顾及谁的感受?几个月后。子玫回来了,结局不得而知。她来找我,我什么都没问,但是她应该读懂我眼中的仇恨,蔑视跟幸灾乐祸。请原谅我是个女人,没有那么大度,没有那么一笑泯恩仇的宽阔胸襟。她的笑,我看着都恶心,笑的那么假,那么虚伪,那么卑下。还好,我很注意形象的没有骂出口,因为我实在不知道从哪里骂起,她也不配我骂她。骂一个人是为了骂醒她,唤起她的良知,她有吗?子玫,你有良知吗?我很想问,但是我没有问,因为有时候折磨一个人就是沉默,那样,会令她生不如死,痛不欲生。哈哈,我很快意,我笑着流泪,流泪了还在笑。(3)我不知道,我怎么会有了后来的举动。佛说,人不能永远活在仇恨里,否则,久了,心会成魔,我想,我就是佛座之下最不成器的弟子。子玫的虚伪,我的沉默,剑拔弩张,有种风雨欲来的可怕气息。我不知道,报复一个人是不是真的能令自己心理平衡一些,仇恨减轻一些。听说,子玫回去经常挨打,听说,子玫喝醉撞墙了,听说,子玫服毒自尽了,听说,子玫跳河自杀了。我真是高兴地很,而且很残忍的诅咒:怎么你还不死?子玫,你早该死了!子玫有天晚上忽然打电话来,很久没有通过电话了,我们都无语了很久。子玫说:姐,对不起,我不知道事情会搞成这样啊。我恨恨的反问:你觉得搞成什么样才是你想看到吗?我死啊?可能吗?子玫,一句“对不起”能挽回什么?我的感情?我的金钱?我的尊严?我对最爱的人,最亲的人的付出?切,太天真了吧?很想恶狠狠骂她一句:婊子,你配叫我一声“姐”吗?!但是,还是强忍着没骂出口,我不想她看到我的愤怒,我一针一针扎在她心上的都是软刺,看不到,拔不出,但是足以令她痛一辈子。所以,我那晚在电话里轻飘飘的形同呓语:记住,我那张床不是给你准备的,而且,你的噩梦才刚刚开始!(4)那一年,子玫来找过我。那一年之后,子玫再无音信。有人说,报复人的人到了最后未必会快乐,很多人都劝过我,可我当时真的听不进去。因为我不知道除了报复子玫,还能找谁宣泄我的崩溃与愤怒。子玫,想告诉你,多年以后,我依旧不快乐。因为如果是为了那个垃圾男人,我们的反目成仇真是不值啊。也许终究让我不能释怀的只是我想不通:我比你漂亮,比你能干,比你优秀,为什么他就跟你混在了一起?是心不服,还是心不甘,也许都有。大概男人想要的归根结底是一个柔情似水的女子,而我,做的不够好。狂妄的,自大的,自以为是的女人,不是男人想要的,我失去了的,是我的不好,是我的责任。那晚子玫来找我,很晚了,我说,子玫,明天你要走了,就再陪我一晚,说说话吧。那晚,我们是两个单身的女人,彻底的单身了。人生如戏,可是这出戏如此落幕,平心而论,没有赢家。褪去衣衫,我看到了子玫肩上那朵艳丽,怒放的玫瑰,她回身跟我笑,那是一种怎样的笑啊?凄美?绝望?还是诀别?!子玫也看到了我腿上那朵褪了色的玫瑰花。她开始耸着肩膀在那儿抽泣:姐,是我害了你,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。子玫,为什么我们会渐成陌路?为什么一针针刺进身体的玫瑰,守不住所谓的爱情。曾经一起把最美好的祝福相互纹在对方的肌肤上,曾经坚信玫瑰的花语,生生死死都只叫一个名字:爱情。你拥有了吗?相思是一种刑,煎熬忠贞要彼此都付出才有意义,你说,我们这样,何必呢?子玫成了我的回忆。玫瑰,也成了我最痛的记忆。每晚,褪去长裙,映入眼帘的那朵褪色的玫瑰,分外刺眼,灯光下,抚着那多花,就想起了子玫走时发给我的短信:扣儿,玫瑰的花语从此叫忘记。忘了吧,忘了,就不痛了。忘了他,忘了我,忘了一切一切该忘记的,好吗?呵呵,想哭,为子玫,也为身体上永远抹不去的那朵越来越淡的花。故事美文原创首发故事,感谢阅读欣赏,欢迎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白癜风前期
北京中科白殿疯眞棒

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:http://www.luoyangzhengxing.com/mghzl/mghzl/10312.html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